杉楠

爱犬博物馆

©杉楠
Powered by LOFTER

两个视频+采访,定时明早9点发啦,一定要去收获快乐(反正我是觉得很好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)

烦人精萧炎&5&烦到气哭阿苏勒&6.好嗨哦,仿佛人生已经到达了巅峰

这是什么极品萧炎阿苏勒王男の飞天蜜月浪漫(???)视角,我忍不住流下热泪

给阿苏勒多穿一点

突然想起,印象太深了share一下👌萧炎打小身强体壮,一次次重煅筋脉说实话是自己愿作的,阿苏勒不一样啊,实在是太惨辽

 

开春,萧平旌想了想,应该报复一下阿苏勒。

千哄万骗进了四月,才把岩枭从冬眠状态哄醒了,到了北都城一看,确是爬地菊铺了一地,蛮族的姑娘们在黄花间穿梭的身影,虽没有金陵女孩的衣着精致面容姣好,却也是草原上的姑娘独有的清爽与阳光

岩枭被阳光晒得发困,萧平旌带着他晃悠着乱转,身子又不安分,东摇西晃搁得他面具尽顶着脸,索性翻身下马,踢了马屁股一脚把萧平旌送去了金帐,自己翻个身,先打个盹。

不出半刻时间萧平旌回来了,马蹄子险些一脚踩上岩枭身子,顶着柔柔的阳光立在马上,骂骂咧咧,他要找的两个人又不知飞哪儿逍遥去了。岩枭半阖着眼看了他会,发梢在空中飞舞,甩下的都是粒粒金光,岩枭抬了抬下巴,才闭上眼,他们来时披的袍子...

 

萧平旌说最近没什么事,想出金陵玩玩,阿苏勒一拍腿立马请他到草原上过冬。萧平旌扒拉了半天雪才挖出了金帐门,冻得半死还挂着鼻涕,顺着阿苏勒架的梯子爬下去,屁股还没坐热又爬下一个人。他抽了抽鼻子只想立刻马上回家,信了阿苏勒的鬼话才离开他温暖的被窝,跑到这冰天雪地的平原上做别人的铲雪狗


萧炎:我等你来刨雪也很辛苦的好吗


雪有多大萧平旌就有多想捶扁萧炎的脸